拾壹·心事

雾气淹没了城市的天际线,忘了关掉的闹钟在周六的早晨响起,歌声里唱着“I go I go I go”,像是昨晚那划破天空的紫色闪电,睡不安稳的惊蛰天,三四点夜里的梦。拿起手机看到歌的名字,才知道,叫醒我的并不是梦想,而是纸间心上那一点点的乡愁(Homesick)。

起床,弄了简单的早点,煮了咖啡,坐着床头。发着呆的片刻,却不知不觉流出了眼泪——“暮霭沉沉楚天阔,烟波江上使人愁”——城市成了一片汪洋,这小小的房子并不是我的港湾,它只是我的孤岛,籍以挣扎着活着。

你还有信仰吗?或者你还信仰着什么?

我不知道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歌声里的质问太沉重,很多问题不需要答案,我想到了该知道的时候,答案会来找我。

那个时候你是我的信仰,你是我的全部,除此,一无所有。而如今,我有了很多,哪知,没有了你。你说“离开家开始想家,离开你开始想你”,后来都成了真的,只是后来的后来,长大的日子里,你成了我干涸凝固的墨,成了我不愿醒来的梦。

“……铃铃铃……铃铃铃”

“……铃铃铃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