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语集·再见

“我怕我没有机会,跟你说一声再见。因为也许,再也见不到你。”

放下了麦克风,对着手机说上一句:“再见,谢谢!”

在2018年即将结束的日子,受了伤,倒在了五人制球赛半决赛的半场哨声前。左脚踝的重度扭伤,演绎起来,倒像是补上了一个缺口,补上肉体上的伤害,倒像是为这个碰撞的头破血淋的2018划上了一个完整的句号。

我的2018不值得叙说,事业、情感、身体上的挫败接踵而至,一道一道的难题,是变得更深得抬头纹,是三十岁中年男人日渐升高的发际线,就像季大师说的那样,我们都在变成我们所讨厌的那个样子。

对待伤害的态度,在几年前由纪伯伦的一句诗而豁然达观:“痛苦镌刻的有多深刻,幸福便斟起的有多满。”其实我看的还蛮开的,人生总有起伏,有高点也有低点。

不是吗?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