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语集·虔城

重回虔城,已是九年之后。

九年前,我是虔城的过客,九年后,虔城如故,过客满风尘。

城市的生活是另外一种形态,拧紧了发条,杯盘了狼藉。朋友去日本时候曾带回来些“还魂散”,满身仙气坐在办公室桌前的时候,就会分外的想念。泡上一杯茶,不忘添上些枸杞,说了好久的保温杯却给忘了。吃饭的时候,已经不能“锵锵”了,顿时觉得这世界了无生趣,幸好城市里,还有陌生人。

1

一天加班到八点,幻想成自己是小黄人,开了小黄车,在客家大道上“以梦为马”。

过完十字路口时候,小黄人的队伍,又多了一人。不过骑在前方的女生,显然更充满了生活的热情,她的车子上大包小包,全副武装到耳朵,我猜她手机里播放的歌一定是“I Believe I can Fly”。

很多的事故发生的原因,不是骑太快,而是飞的太低。只是我的遐想还未结束,光阴交错的非机动车道上一声惨叫,女生被路政垒起的一对碎石块撂倒,连人带车摔倒在路边。

我绕开了那对破石头,停了车。走到她跟前,把她的车,连同掉在地上的大包小包,一起捡了起来,放在她的身边,女生坐在人行道的阶梯上,检查手肘膝上的伤口。

看的她并没有什么大碍,我对她说:“你先歇一歇,等等再走”。说完,便深藏功与名,转身离去了。

女生在身后对着我说了一声:“谢谢!”,我朝着她点了点头,骑上车,继续回家的路。

在夏日的晚风,也比常日里温柔了些。

2

一日台风大作,风雨中叫上了一辆滴滴车,司机和我一般大年纪,上了车便自不生疏,闲聊了起来。

调侃着日渐拥堵的交通,调侃着依旧如故的马路。

只是刚转过一个路口,开出去还没两百米呢,一辆出租车斜刺里杀出,违规变道,然后就剐蹭了。

年轻了的司机下了车,检查车损。匆忙的跟我道着歉,请我另外再叫车,结付完车费,回过头再发个红包给我。

风雨中坐个车这种小事算什么,我扫了司机的微信,在路口拦住另一辆车,便匆匆回家了,对于披星戴月讨生活的人,时间是经不起耽搁的。

洗完澡忙活完工作后,突然接到陌生的电话,却是刚才那位年轻的司机,我都差点要给忘记了。反反复复打了三通电话,我们两才加上了微信,他把红包发过来了给我。

虽然钱不多,只是七块钱,却是一笔大买卖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