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语集·魔方

入职那天,我给杏子姐姐电话,她在电话的末尾告诫我:“我跟你说,你还要是原来的那个你类!”

是啊,一个一成不变的人,变成了另一个人,往后可以衍生出一场戏剧,也可以衍生出一场悲剧。这种“薛定岳”的迷乱,无时无刻,带你回到那座希腊神庙庙前,读一读那句神谕——“认识你自己”。

人在物理的世界里疯狂转动,心就像一颗脱缰的野马,可是我的家乡也没有草原啊!所以冥冥之中,与康定斯基的相遇,书写也变得心有灵犀、顺其自然。

马盖蒂的色彩,毕加索的形式*

索性拍很多黑白分明的照片,画很多的肆意生长的画,像儿时的动画片里,那个误入魔方世界的邋遢大王,兵来将挡、水来土掩。

度日如年,在我的字典里从来不是一个贬义词,生活既然给不了你更多的时间,那就努力给时间更多的生活,我在这个夏天疯狂的生长,像一支不愿回头的箭,像一场核爆炸。

三十岁之后的日子,愈发的变得处变不惊,愈爱木心说的一句:

我自得恶果,所以不必悲伤;我不抱希望,所以不绝望,我自寻路,一个人走,所以不反激。我也有脾气要发,但说说俏皮话。

也许,自在久了,便成了一种风格。愿你出走半生,归来仍是少年,下次见到我,我一定给你做个剪刀手看!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