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语集·故乡与远方

1

家乡的天际线上,矗立起了一座新的地标建筑。在宣布开放的前一天,和季大师雅兴大起,散步到了这亭台楼阁之下。归途之中,瞥见了这破旧的停车场,于是第二天,趁着夕阳的余晖,便独自一人来到了这“荒原”之中。

崭新的与破旧的,光彩夺目与锈迹斑驳,诗歌的远方与惨烈的当下,疯狂生长的与戛然停止的,新生的与遗弃的。当置身在这个废弃的停车场望向远方的“信丰阁”时,内心里便激荡起种种遐想。

伤了两个月有余的左脚踝隐隐作痛,这身体上的残痛不禁我想起儿时课本上,史铁生那篇《我与地坛》:

十五年前的一个下午,我摇着轮椅进入园中,它为一个失魂落魄的人把一切都准备好了。那时,太阳循着亘古不变的路途正越来越大,也越红。在满园弥漫的沉静光芒中,一个人更容易看到时间,并看见自己的身影。

自从那个下午我无意中进了这园子,就再没长久地离开过它。

我一下子就理解了它的意图。正如我在一篇小说中所说的:“在人口密聚的城市里,有这样一个宁静的去处,像是上帝的苦心安排。”

我想很多人都快忘记了史铁生这个名字,忘记了这篇《我与地坛》。不着急,当你这这个孤独的星球上活过了一段岁月之后,你一定会返回来重新感受和喜欢上这样一种美——当火车在你眼前飞驰而过,在落日余晖的沉静光芒中,你一个人更容易看到时间,并看见自己的身影。

2

在容易忘记故事的榕忆。

我问小尾(yi)巴:“要不要去看看信丰阁啊?”

小尾巴丢给我一个鄙视的小眼神。

我顿时醒悟过来:“哦!对了,我忘了你在修故宫啊!”

小尾巴傲娇地端起酒杯:“老子修故宫的人,这种仿古建筑,真的是,你自己喝一杯!请我去看,我都不屑看一眼!”

这真搬了石头砸我自己脚了。“我请你去拍抖音的啊,词我都想好了。你看哈,我就负责这句——‘落霞与孤鹜齐飞,秋水共长天一色!’,然后镜头一转,你接这句。”

小尾巴好奇的问道:“我接哪句?”

我自觉地给自己斟满了酒杯,接着说:“镜头一转,你就接——‘奈何本人没文化,一句我艹行天下!’”说完我便自觉地在一片笑声中把罚的酒也干了。

俗话说,“大俗即是大雅”,这便是这个时代的真实写照。

颇为有趣的是,几天之后,这个信誓旦旦的小尾巴还真爬上去看信丰阁了,不知道是不是拍抖音去了……

3

拍完封面的照片时候,我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,找到了李荣浩的这首歌《模特》:

穿华丽的服装,为原始的渴望而站着

用完美的表情,为脆弱的城市而撑着

我冷漠的接受,你焦急的等待也困着

像无数生存在橱窗里的模特

除了灯以外 我还能看见什么

除了光以外 我还能要求什么

除了你以外 还能倚赖哪一个

在千里以外 在呼喊的是什么

在百年以后 想回忆的是什么

在离开以前 能否再见那一刻

记得 你的眼睛将会亮着

我的手臂将会挥着

谁说世界早已没有选择

趁着 我会喜怒你会哀乐

唱几分钟情歌

没什么 至少证明我们还活着

流行歌也有流行歌的好,它唱出了炙热的正在发生的当下,唱出着大部分人内心的真实写照——“趁着我会喜怒你会哀乐,唱几分钟情歌,没什么,至少证明我们还活着”——“流行”,是我们都爱橱窗里的模特,而看不见自己的身影了。

归乡的游子们口中都在诉说着那感受不到的年味和安放不了的乡愁,我一点都不讶异,因为每个人的家乡似乎都在用惊人的速度变化着。当那些承载着记忆与温情的建筑消失之后,当传递着质朴情感的方言消亡之后,那故乡对他们而言,还剩下些什么呢?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