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语集·浮光

1

天气预报说强对流的天气要来,惦念着怕雨打黄花,便动身踏青去了。

半天风雨半边晴的初春天气,开着车一边听着微风一边听着歌。生活成了高速公路上的疾驰的车,桃源在左手边的窗。

田埂地垄沟,是二十岁的棋盘,任逍遥、尽驰骋。

惊蛰将至,于无声处听惊雷,多的是仗剑走天涯的初生气,想的是满城尽带黄金甲、此花开尽百花杀。

2

仿佛清楚地听到了骨头折断那一瞬间的声音,那个微小而细碎的声音,发了疯的往耳蜗里钻,彻底地失眠了一整个晚上。

幻肢痛,某些失去四肢的人类所产生的一种幻觉,在幻肢、幻手或幻指上产生之疼痛感。想象肆意癫狂,无法用石膏固定,锋利的手术刀划开皮肤,将断裂的韧带连上,把错位的骨头重新拼上,钢钉嵌入骨头里,针线再将皮肉缝合上。

六个月后,让时间,慢慢地愈合,慢慢地生长。

一天,有个病人问我:“沈叔,我心上有根骨头断了,精神骨折,怎么办?”

谁知道呢?自那之后,我告别了江湖郎中的虎狼生涯。

3

《在常玉的房间里》,锅碗瓢勺的丁零细碎,藏着纷纷情欲。

有屋檐的窗景、餐桌上的日常、未关的留声机、看远方的阳台、木地板上的旅行,打乱排列,便是一个新的故事。

茧居的人,房子就是她的世界。细碎的物件,滔滔的絮语,一只手拼接成唐吉坷德的样子。

4

走歌人,小酒馆,周五的晚上,你成了浪。

偶尔你能遇上“薛定谔的拉花”,就是你永远不知道拉出来的是小猪佩奇,还是Lady gaga,只在心情。猫主人很高冷,满是鄙夷的小眼神——“有咖啡喝就不错了,还要啥自行车啊!”

听着老板说他和暗杠的际遇,那把华丽丽的吉他,顺手把手机里的牌局给胡了,杠上开花。

酒馆是城市里迷路人的渡口,清醒的,喝醉的,这个年代的,上个年代的,有的人要听海草海草,有的人爱唱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。

吧台的边上有人生,三十岁的棋盘,棋形落定,一场鏖战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