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语集·而立

古人说:“二十弱冠、三十而立”。三十岁的生日前后这段日子,忙着斗转星移、躲闪腾挪,一直说要腾个时间,好好写写。等到拿起笔来时,这小半个月已然过去了,时间果然是不等人的。

间隔

二十九岁这年,做了一个蛮重要的决定,离职。细细算下来,不多不少,给了自己一个完整的间隔年。

和“猜中了开头,却料不到的结局”的电影情节相似,这一个间隔年下来,结局早已出乎了我的意料。不同的是,这个结果却是欢喜,收获比我想象的要多的多。

说起原因,倒也是简单:一是想换个环境,二是给自己充电。像一小块钠被扔进了水中,本是斜杠青年的我,这一年的时间,激烈地“燃烧着”。

Shell script、raspberry、linux、kali、Emacs、vim、google cloud platform、bangwagon、shadowsocks、Osserv、Git、Github、Python、R、ggplot2、DataViz、Tableau、Prize、TensorFlow;五窦财工坊、理财分享会、期货从业资格、期权定价理论、Fintech金融科技、艺术品经纪、广州证券;赣州足球乙级联赛、蛙泳、第二届信丰五人制足球赛、广州马拉松;虔橙青年、增长黑客、精益管理、印象大使、小镇音乐会、音乐读书会、TED分享会、漂流图书馆、共享学习社区;机动车驾驶技术、无人机驾照技术、大疆精灵3、航拍、视频剪辑、Premiere、音频剪辑;数据新闻写作、非虚构写作、拍卖名录写作、营销文案写作、新闻辨识课程、人物专访写作、《烟花故里》、《不语集》。

许多的跨界,许多的第一次,许多的新体验,一个个的标签背后,便是这缤纷多彩的间隔年。

在二十岁写给三十岁的自己信里,我写着——“你无法给生活更多的时间,但你可以给时间更多的生活。把每天当作最后一天,过好每一天。“——回头看过去,尽是虔敬之心。局外人的眼中,也许会觉得我花上一整年的时间,吃喝玩乐瞎折腾,真是任性的不在谱子上。不过我想等到我四十岁时,再回头看这一年的间隔年,一定会心存感激,不会为想做的事没有做而遗憾。

而立

世事有如镜面,唱“给自己的歌”,只唱岁月你别催, 该来的我不推, 该还的还,该给的我给。时间银行贷的款一到期,“债主”便连本带利的找上了门来,于是乎,这三十岁生日前后的日子,闪躲腾挪、斗转星移。新的工作、新的角色、新的生活,交织在一起,策马奔腾而来。说累倒是真不累,只是用进废退,熟方能生巧,好比一台64核的cpu升级成了云计算中心,旧的马力尚未开足,新的动能有待释放,还在一点一点做着细微的调整。

我是个早熟之人,十年前畅想未来蓝图,冥想之中依稀见得三十岁的模样,细细做好了职业生涯规划。生日的假期里,把过去十年里写的每日反省,翻出来重头读了一遍,感慨良多。十年时间,虽然偶尔也会犯晕跑偏,但正是这一天一天的点滴之中,将那年写下的目标、设定,逐一地变成了现实。一个一成不变的人,变成了另一个人,这大概是而立之年感悟里,我觉得最酷的一件事了。关于下一个十年,一些重要的人生角色已经在路上,也寻找准了大体的方向,剩些具体的目标没来的及去细化,还是那句卡夫卡,“方向虽有,道路却无,所谓的路,只不过是我们的踟蹰和彷徨”。

几月前和李大师,关门饮酒,谈起‘阿尔法狗’,谈起它“布局疯如’狗‘、官子稳如’狗‘”的风格道行。往小了说,只是一方天地,棋盘之上,黑白博弈;往大了说,宛如人生修行,落下的子越多,留下的空白也越少。棋手与棋子之间辩证:三十岁前,别拘泥,有形无形的规则多,横的竖的惯式也多,你走了,路便窄了;三十岁后,别孟浪,敌不动,我不动,敌一动,别乱动,虚虚实实里刀光剑影,里里外外都是利弊取舍,劲酒虽好,你贪杯了,故事就成事故了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