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语集·段子与段子手

“两个人的那叫相声,一个人的才叫段子手。”

段子

王者级别的段子

一日沈老(我爸)踱着八字步上班,这不巧了,遇上了徒步上班的季大师。
 
季大师自是远远地就非常礼貌的问早安好了。
 
老沈确是劈头盖脸拉起了家长:“小季啊!最近工作怎么样啊?”
 
季大师:“还好!还好!”
 
老沈:“最近肯同稳小沈一dei儿歇啊!”
 
季大师:“昨日还在一dei儿嗖酒类,叔。”
 
老沈:“你改日要替说下子他,喊他早点替结婚,不要日日吊儿郎当打摆子。你肯结婚?”
 
季大师:“还本类,叔。”
 
老沈:“哈!你们两个要像人家小曹学习啊!结老婚来歇!结了婚更好歇!

评论:王者级别的段子就像徐志摩的诗,“轻轻的我来了,正如我轻轻的走。”一个段子,用最简练的语言,精辟而精炼的吊打三人,字字玑珠,不显山不露水,而成朋友圈段子极品。

青铜级别的段子

在时隔八年之后,2020年的六一儿童节,风情万种的赣南第二骚客季大师,终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。然后有了下面这段通话:

沈一牧:“‘岩松’啊,最近怎么子,瘦了好多诶?”

大表哥:“还好!还好!”
 
沈一牧:“跟你说个事类,老季住院老类!你等下打个电话慰问下。”

大表哥:“还会!什么情况!”

沈一牧:“说是什么会咽炎,蛮严重,今天才从急救病房转到普通病房。就是人家结个婚最多得个‘气管炎’,他这个厉害,会窒息的那种。

大表哥:“可是真的,吓死巴人。”

沈一牧:“噶不是,我的在病房百度老一下,才晓得!”

大表哥:“好!好!现在可说得话哦!”

沈一牧:“说得,我刚买老点酸奶替,等你打个电话他挖。”

大表哥:“好!好!等我打个电话他。”

评论:青铜级别的段子,只会揶揄直白,用低级的谐音梗制造趣味,在别人的不幸当中找乐子。这个世界上哪里有怕老婆的人,只有百度才知道的病啊!对不起!我要向季大师郑重的道歉!但是,当我提着安慕希去看病塌上的季大师的那个场景,确实很好笑啊!……

段子手

最近一个流行的段子是这么说的:

“一月的猪肉,二月的口罩,三月的额温枪,四月的熔喷布,五月的头盔,六月开始摆地摊,七月开始炒A股……这次真的不能再错过了?!”

接下来便是我作为一个资深段子手对于魔幻的2020年的半年总结:

"一月下馆子吃猪肉,二月编写口罩生产技术文档,三月设计额温枪生产流程图,四月安利熔喷布检测仪器,五月掏出了我深藏多年的头盔,六月做了一批周边跟随去了江西省旅发大会作品展的地摊,七月穿上正装翻出了专属的证券开户二维码……接下来还会发生些什么?!"

人类一思考,上帝就发笑。

黑色幽默的人生便是一种黑色幽默,段子手把生活生活成一个段子。不管是主动的选择,还是被动的安排。我的这个略微安静和沉寂地这个2020庚子年,却活生生地已经成了一个段子。在这个海内外一片水深火热的2020年,我却体验着一种殊途同归的、热烈而戏剧性的生活。

不时地要拍拍自己的脑袋,我都不禁反问自己人生三大哲学问题:

“我是谁?我在哪?我在做什么?”

《兰亭集序》里写:“或取诸怀抱,悟言一室之内,或因寄所托,放浪形骸之外。”人生像踏入了一种循环,仿佛回到了十二年前的21岁,面子是“一幅活在当下的模样”,可里子却是“如临深渊、如履薄冰”。也许是听李BB的歌久了,变得“沉默着欢喜”,且燃烧且丧,且欢乐着且悲观。

十二年前我极爱《New boy》,KTV里总是要唱:“穿新衣吧,剪新发型吧。轻松一下WINDOWS98,以后的路不再会有痛苦,我们的未来该有多酷!”

帽子前几日推荐给我《forever young》,歌声里却只为那句:“Just那么年少,我向你招手,让你看到,我混账到老。天崖海角,天荒地老,等你摔杯为号!”

朴树变了,可变的岂止是朴树呢?


最后,大病初愈的季大师,特别来看我并送上了新的段子:

别人都是板块轮动,你这是职业轮动。口罩好做口罩,行情好做证券,他XL的,请我吃饭!”

这个段子,就属于黄金级别了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