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语集·第三种人

只一杯普普通通的咖啡,辗转反侧,一夜无眠。原来我对咖啡因有着很强的免疫力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戒烟戒了尼古丁顺带也戒断了。曾经有个女孩对我说,世界上有三种男人不能嫁。第一种是冬天坚持早起的男人,第二种是戒烟成功的男人。第三种人呢?


第一次听到这首歌,自然是第一次看到这部电影的时候。我记得2000年的那个夏天,用着零花钱买了《大话西游》两张盗版的VCD,伴随着时不时闪现的雪花点,一口气看了两遍。

我是个早熟的人,一直骄傲着有张跑赢了时间的脸,在那个年纪,便被这癫魔痴狂的电影所击中,第一遍笑的四仰八叉,第二遍哭的泪流满面。迷迷之中明白了,那条像狗一样的西去之路,也是从那个时候起吧,变得魔怔,从一个一成不变的人,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

十年,是一个魔怔的数字,我曾对一个人说过,说的是十年不联系。那时候真是,不知天高地厚,也不知流水年长。

十年之后,偶然在她家吃饭,席间她坐在对面,用家乡话对我说:“兴,我给你盛碗饭。“这个世界上会这么叫我的人,掰着手指头可以数的出来的。那个时候的我,已经成了那种冬天坚持早起的男人,只那片刻,突然的动容,我记得她上一次这么叫我,正是十年之前,冥冥之中,一语成谶了。

姐姐跟我说,你们两个,彼此对于对方来说,都是很特别的一个存在。其实我一直觉得吧,我和她都还蛮幼稚的,一直都停留在八岁或者更早以前的那个年纪,一百二十分的努力,等到大人的角色演不下去了,便会流露出那股子孩子气。

所以,此去经年,我不明白,为什么我对你一无所知,而你却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。

一念无名。

……

一生所爱。

听这首歌的时候,不会有别人,脑海里都是你,谁叫你是那个在我心里留下了一滴眼泪的女孩呢?

今天我会去电影院,去还上那张欠了很多年的电影票,我甚至连伤心的情境都已想象妥当了,等到至尊宝说:“原来那个女孩在我心里留下了一滴眼泪, 我完全可以感受到当时她是多么的伤心。”我便要泪如雨下,作一个嚎啕大哭的电影院行为主义者,虽然那个在我心里留下了一滴眼泪的你,只是因为吃火锅的辣椒太辣了,太辣了,辣的胃疼!

如若我有月光宝盒,我定会念一段“般若波罗蜜”,任时光倒流,倒流到那把剑离我的喉咙只有0.01公分的时候:

你问:“谁能执子之手?“

我答:”敛我半世疯癫。”

往后的岁月中,我时常用着第三人称看着你,欲言又止,不言不语。

你知道吗?

后来我连着找了你五天,你不见我,相思化作绕指柔,眼泪化作烟。

一而再,再而三,过错便错过了。

事到如今,我成了那种戒烟成功的男人,就要踏上那条像狗一样的西去之路,我竟期盼起一阵妖风,回魂时才有那那飞沙走石的残酷青春岁月:

“左牵黄,右擎苍,锦帽貂裘,问一生所爱。多少蓬莱旧事,烟霭茫茫。

不思量,自难忘,彩云深处,如来却负卿。踽踽高城望断,灯火昏黄。”


用上一种现在完成时,我问过那个姑娘,第三种人呢?

第三种人。一念无名,忆起往事两重天,一生所爱,只羡鸳鸯不羡仙。

Comments
Write a Comment